穷游的姑娘,为何会被打上“艳遇”网络标签

2020-04-02 06:21栏目:生活新闻
TAG:

无论生活给予我什么,都不能忘记诗和远方……当我们在朋友圈“遨游”世界的时候,有这样一个青年人一直在路上:在中国穷游340多天,走过150个地区,航拍了59个城市,在112个陌生人家里借宿,这份与众不同的“答卷”是他的2016年小结。

河南24岁小伙张智杰大学毕业后做过销售、也做过影视后期制作,今年初他辞职后带着一架无人机、充电宝及一些衣物,从郑州出发,开始了一场600天“穷游整个中国”的旅程。截止到目前,255天里,张智杰靠着旅途中的无人机拍摄、制片、直播等赚取的微薄费用,已经“穷游”了143个城市。

曾经,我热衷于住便宜的青年旅社,甚至是旅途中的胶囊公寓,除了住宿很便宜外还可以认识一群来自各地的有趣的人,

曾经,我坐30多个小时的绿皮车硬座去西藏,去一座陌生的城市,

曾经,每去到一个景点总是舍不得买贵重的纪念品,

曾经,到了一个景点不敢去太贵的地方吃饭,只能吃便宜点的餐馆.....

种种曾经,不可否认,说明了我曾经是很多喜欢“穷游”的姑娘中的一员。

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庆辉

“大多数家庭中,父母会认为孩子大学毕业后就要工作挣钱。但对我来说,环游中国是我的梦想,我想趁自己还年轻去实现这个梦想,这样才不会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任何遗憾。”8日,张智杰通过电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。

每次出去旅行,总会听到朋友的各种疑问,问我是一个人旅行的吗?有艳遇吗?每次面对这些问题,我也渐渐的感觉到一种难以理解的想法,难道穷游的姑娘就是艳遇的代名词吗?难道穷游的姑娘就等于艳遇对象吗?

走一年看一路

张智杰介绍,喜欢航拍、摄影、读书的他并没有什么长期旅行的经验,关于旅行也没有准备太多。起初只带着一架无人机、一两身换洗的衣服、一个充电宝就开始出发了,睡袋、行李箱、其他的衣服都是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购买的。

图片 1

旅途改变他的人生观

“我不认为把什么事情都准备好了才可以出去,那样往往会适得其反。因为考虑的越多你所担心的也越多,从而处在犹豫中不敢踏出第一步。”张智杰认为,既然要“穷游”,就要在最大程度上节省资金,首先就要住最便宜的旅馆、坐最便宜的绿皮火车或者搭顺风车,此时,为了使自己能够继续旅行,在穷游的同时还会用无人机进行航拍来赚取旅途中所需的一些费用。

年轻的时候,我们总是很向往外面的世界,不想像一个乖乖女一样每天被家人,朋友捧在手里,我们也想独立,有自己的生活,有自己想去的地方,有自己的道路。

“我准备花3年多的时间走遍中国所有省、直辖市、自治区和港澳台。”这是张智杰的“小目标”。

“穷游”的过程中充满了酸甜苦辣。张智杰曾经在篝火旁欣赏过蒙古族的舞蹈,在山洞里见到过倒挂的成群蝙蝠,也曾经在极为偏僻的林场里野外生活过。但由于无人机先后两次在途中损坏,所以购买设备占据了绝大多数费用,虽然省吃俭用,但当他到达吉林时所带的积蓄还是基本上已经花光。

可是也许年轻的我们因为太穷,我们很多这样的朋友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,年轻的时候我们有的只有任性,傲娇,冲动,梦想,除了对这世界的各种幻想,期待外,我们一无所有,没有阅历,没有经验,没有钱,没有资源,可是就在我们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我们有梦想,而现在的人慢慢地什么都有了,可问问自己还有梦想吗?

这一年以来,张智杰以航拍的独特角度领略各个城市不同的建筑设计和风景名胜,从高空俯瞰的不同体验,借宿在陌生城市陌生人家中,让他有了不同的感悟。这一年的旅途,让张智杰的视野大开,在目睹并经历不同地域的不同生活状态之后,他对生活压力和经济包袱有了不同的看法。“我以前觉得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钱,特别想挣钱,恨不得24小时都可以挣钱。但是通过旅行,我改变了这种想法。眼界和经历的增加磨平了我以前浮躁、急功近利的性格,放下功利的眼镜,我对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。”

那些日子里,张智杰每天都在思索如何在没有钱的情况下继续旅行,无奈在当地一位河南老乡提供的住宿地点暂时停留了下来,通过每天熬通宵写文章、做影视后期制作,一段时间后他如愿赚到了一笔旅行资金,而后又开始了他的“穷游”之旅。

难道穷就不可以去旅行了吗?为什么穷游姑娘会成为艳遇的代名词呢?穷游的姑娘只是她目前没有很好地经济能力,但是没有规定限制她不能有梦想,不能去旅行,年轻无畏的我们利用大学期间努力的做兼职或者在职场上努力奋斗,为了我们想去的地方,我们努力的工作,加班,只是为了攒着去旅行的钱。

关于未来,张智杰说:“未来依然在路上,现在已经到了互联网时代,我不觉得只有在一个固定地方‘朝九晚五’属于工作,今后在路上也属于工作。我的目标是探索出一条边工作边旅行的路,分享给更多有走遍世界梦想的人,让更多人可以追逐自己的梦想,实现行走的心愿。‘最美的风景在路上’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张智杰还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名为沙发客的自助游平台,各地沙发主不仅为他免费提供住宿、饭菜,而且还有一些朋友为他准备富有牛奶、面包等的旅行包,也正是因为这些朋友的鼓励,才让他对“穷游”充满了信心。

图片 2

为了儿时梦想

让张智杰印象深刻的是,在黑龙江呼玛县,他的无人机再次意外丢失在茫茫林海中,因为之前一次坠水已经带给他很大的经济压力,这次的返航失败让他的经济状况又一下子跌到冰点。“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到处在树林中寻找,当我发现地上还没完全干的大型动物粪便时,看了看远处的一个隐隐约约的洞口,我意识到了潜在的危险性,便快速离开树林返回小道。这次的意外造成我接下来的穷游十分拮据。”

姑娘虽然穷游,但是穷游的姑娘却有自己旅行的计划,梦想,所有穷游的姑娘不应该成为艳遇的代名词,艳遇说的好听点是旅途中的雄性荷尔蒙和雌性荷尔蒙的碰撞,摩擦,产生的情愫,现如今却总是被很多心术不正的人挂在口边,好像被艳遇的姑娘就是不正经的姑娘似的。

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

“穷游”的过程中即使再困难,张智杰也没有向家人要过一分钱。他认为,只有离开了家庭温室自己才能得到更好的锻炼,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很平安,他每天坚持更新朋友圈信息,有时候还会在网络平台做直播。

她们没有花父母一分钱,没有去占据别人的小便宜,靠着自己的努力去旅行,为何要被贴上“艳遇”的标签呢?

张智杰出生在普通的家庭,从小就有环游世界的梦想。大学毕业后,他在郑州工作,做过影视后期制作,也做过销售,但收入不高。“房租涨了又涨,加上与一线城市相当物价水平,工资只有在发放的那一天让我看看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还有些朋友甚至入不敷出。2016年的郑州又是雾霾漫天,感觉该换个城市呼吸了。”于是他踏上了穷游之路。

“穷游,让我的抗压能力、心理素质、时间观念和协调能力有所提高,曾经的浮躁、急功近利的性格也逐渐消失,使我变得更加理性的去看待这个世界,很感谢一路上那些支持和帮助我的朋友。”张智杰坦言道:“我是一个有‘强迫症’的人,当我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一定会尽所能的去完成。我计划600天环游整个中国,如果600天的时间不够用,那就用800天,直到完成整个旅途为止。”

经常听到身边的朋友说想艳遇,去丽江,空气中都弥漫着爱情的味道,甚至有朋友失恋,寂寞了就冲着艳遇才去丽江。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好像旅行的主要目的是艳遇似的,很多人旅行慢慢地失去了初衷。

“我不认为把什么事情都准备好了才可以出去,那样往往是适得其反的。因为考虑得越多你所担心的也越多,往往让你一直犹豫而不敢踏出第一步。”张智杰带着无人机、一两身衣服和充电宝、信用卡就这样走了出去。

如果没有去倾听别人的旅途故事,如果没有去亲历过所谓的“穷游”;请不要以你狭隘的眼光去评判别人的旅行生活!我们都是独立的,我们的生活都需要别人的指点,但不需要毫无根据的指指点点!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公海710发布于生活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穷游的姑娘,为何会被打上“艳遇”网络标签